唐苏恨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她恨不能冲上去,将这几个恶心的男人撕成碎片。

但是现在,她尚有理智,她不能冲动行事。

这几个男人,堵在她面前,一看就来者不善,她现在首先要做的,就是摆脱面前的困境。

她答应过林翊臣的,她会好好珍惜自己,她不会,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

眼前的路,是走不通了,唐苏也没打算跟他们硬碰硬,她转身,就快步往隔壁的岔路上跑去。

她不相信她会这么巧碰到这几个男人,他们一看,就是受人指使。

其中一个男人的手中,还拿着佳能的单反,刚才她抬起脸的时候,他还不怀好意地冲着她晃了下手中的照相机。

唐苏胃又开始疼,但就算是这样,她依旧拼命往前跑。

快了,只要她跑到墓园的大门口就好了,那里有人,她可以向人求救。

而且,她还可以趁这个机会报警,说是这四个男人欺负她。

上次,秦暮烟出事,她也报警了,但这四个男人说辞一致,都说是秦暮烟主动勾的他们,没有确凿的证据,她根本就无法将他们绳之以法。

这一次,若是她能撑到大门口,被人看到这四个男人追着她跑,他们无法继续在警察面前为自己开脱!

日系体操服少女运动场上写真

“小娘们,跑这么快做什么!哥几个还想好好跟你玩玩呢!”

轻佻而又阴狠的声音在唐苏身后响起,她顿觉背脊发寒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冷风,愈加放肆地吹,吹乱了唐苏的长发,也吹得她的小脸愈加的惨白,吹得她头昏脑胀,有好几次,她都差点儿倒在地上。

但是想到她一旦倒下,就会如秦暮烟一般,彻底落入魔爪,她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她手中也攥紧了手机,她特别特别想要打电话求救,但现在这个时候,打电话太过浪费时间,而且,等警察过来了,只怕她早就已经被这几个男人抓走,当务之急,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。

“小娘们,你跑了哥几个怎么给你拍照!”

“小娘们,哥几个照相机都准备好了,你不配合,我们回去交不了差啊!”

这么冷的天,唐苏的额上,出了满头的冷汗,眼前的一切,越来越模糊,她终究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,她身体一软,就重重地栽倒在了地上。

其实,就算是她没倒下,那几个男人,想要抓住她,也是轻而易举,他们不过就是在享受那种猫捉老鼠的乐趣,他们故意让她跑,等她无路可走,再将她抓下。

一只粗黑的手,死死地扼住唐苏的肩膀,“小娘们,快跑啊!怎么不跑了啊!”

“放开我!你放开我!救命!”感受到又有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,唐苏心中恶心到了极致。

她猛地转过脸,想要摆脱这几个男人的触碰,但她根本就躲不过。

唐苏悄悄给自己的手机解锁,她刚要按上报警电话,她的手机铃声,就急促地响了起来。

她下意识接起电话,手机中就传来了陆淮左冷凛的声音,“唐苏,放弃代言!”

唐苏知道,那几个绑匪已经注意到了她的意图,她现在想要报警,也不可能了,她只能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,向陆淮左求救。

“救我……”

“唐苏,你别给我装神弄鬼!别说你不需要我救,就算是你真要死了,我也只会点了鞭炮庆贺!”

说完这话,陆淮左直接生冷地挂断了电话。

早就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唐苏心口还是会遏制不住发凉。

有时候,她觉得自己也特别特别搞笑,陆淮左,已经无数次打碎过她心中的期冀,她竟然,还总是不死心地抱着卑微的期待。

她死了,他只会点了鞭炮庆贺……

挺好的,最起码,她死的时候,能够热闹一些。

“臭娘们,还想打电话求救?怎么样,失败了吧?”脸上一块大黑痣的男人,猴子,一把狠狠地夺过唐苏手中的手机,就重重砸在地上,似乎是觉得这样她的手机毁得还不够彻底,他又抬起脚,在上面踩了好几下。

见唐苏木然地盯着地上已然碎裂的手机,猴子脸上的表情愈加的得意狰狞,“臭娘们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今天不会有人来救你的!就算是你喊破喉咙,你也只能配合我们兄弟几个好好拍照!”

“你们放我离开这里!”唐苏知道,她越是表现得恐惧无助,这几个男人就会越猖狂,所以,她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有人给你们钱雇佣你们来伤害我对不对?我手上也有钱,只要你们放了我,我会给你们双倍的钱!”

唐苏手上,现在还真没多少钱,但只要他们答应了,她就有逃脱的法子。

“臭娘们,你这是想策反我们?我呸!你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你!”猴子狠狠地唾了唐苏一口,他身后的瘦高个,亮子,还有些怜香惜玉,他见猴子要踹唐苏,连忙一把将他拉到了一旁。

“猴子,你给我悠着点儿!林小姐说了,一会儿要好好给这小娘们拍照,你把她踹坏了,我们怎么给她拍照!”

猴子觉得亮子这话颇有道理,他恶狠狠地瞪了唐苏一眼,倒是也没有再继续对她动手。

果真,是林念念。

林念念财大气粗,跟这几个男人又是多次合作,她给他们的好处,肯定不少。

唐苏知道,今天她这策反的路线,是走不通了,她只有死路一条,但就算是死,她也要做个明白鬼。

“你们到底要给我拍什么照片?你们又对小烟做了什么?小烟她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“小娘们,你这么多问题,你要我们先回答你哪一个呢?”亮子眯起眼睛,陶醉的摸了摸唐苏的脸。

她的脸,滑若凝脂,这细腻的触感,让他分外满意。

“这小娘们和之前那小娘们一样,都是世间难寻的极品,接连碰了两个这种极品,我亮子也真是有福气!”

“这臭娘们的确长得不错!一会儿拍出来的照片,一定特别特别好看!”猴子的老鼠眼带着明显的痴迷,“亮子,一会儿咱俩一块跟她拍照片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