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了电梯,欧阳奇突然一下抱住了唐静。

“谢谢你对我妈妈这么尊重,我真是非常感谢,谢谢你了。”欧阳奇情绪有些激动。

唐静笑着回抱了他,“夫人是长辈,我尊敬她那是应该的,最重要的是,她是你和欧阳清的母亲,我当然得尊敬她了。”

两人在电梯里抱在一起,电梯停住,一个阿姨进来,白了他们一眼,两人这才分开。

但欧阳奇还是伸手环住了唐静的腰,唐静试了几次也没能扒开,也只好任他抱着。

两人来到小区附近的小酒吧,相对而坐。

唐静觉得,欧阳奇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,那眼神里分明有爱意。

“唐静,真是非常谢谢你,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。”欧阳奇再次说谢。

唐静伸手打了他一下,“又说谢,你这都谢了多少次了?你要真谢我,倒是做点实在的。”

“那我以身相许可好?”欧阳奇笑道。

“我不要。”唐静摇头。

“为什么?嫌我不好?”

让人心动的可爱女孩

“那倒也不是,只是你在泡妞方面那是出了名的,我听说你的女人多得你自己也数不清,交往的女朋友从来没有在一起超过三个月的,我可不想只谈三个月的恋爱就被甩。”唐静假装生气。

“那是以前我没有遇到真爱,现在不一样了,如果要在我们的恋爱之前加一个期限,我希望是三万年。”

果然欧阳奇撩起妹来,又恢复了他花花公子的本来面目。

“你这样的话,至少对一百个人说过吧?”唐静斜眼看他。

欧阳奇笑,“没有,我以前都说的是一万年,这次加了两万年,变成三万年,以表示我的决心。”

唐静白了他一眼,“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欧阳奇叹了口气,“我确实不是什么好人,至少以前我就很少干正经事,你对我有成见,也是正常。”

“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人。”唐静突然说。

“啊?”

“我对你好,当然也是有目的的,这个你心里肯定很清楚。”唐静喝了一口酒说。

欧阳奇心里当然清楚,唐静不可能会无条件地对他好。

本来他就不是什么好人,唐静更不可能那么短时间内就爱上一个名声不好的破落公子。

唐静接着说道:“我对你好,当然首先是我不讨厌你,你虽然名声不好,但你真诚。

而且你有潜力,我把你当作一种投资,我希望你赢,然后我自己也能跟着赢。”

欧阳奇点头,“所以你才把你辛苦攒起来的钱都给我挥霍,那就是投资。”

“对,所以你现在还觉得我好吗,认为你应该感谢我吗?”唐静盯着欧阳奇问。

“那当然,我还是非常感激你。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抱有物质上的回报期望,这并没有什么错,男人与女人结合,本身也是一种经济行为,婚姻是资源互补,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。

更重要的是,我们并不存在婚姻,你还是愿意把你有限的资源投资在我身上,这说明你是一个有胆识,有智慧的女子。”

欧阳奇说完,看着唐静,唐静也看着他。

两人就这样相互看了一会,然后相视一笑。

“欧阳公子还真是与众不同,竟然夸我有智慧,我那是叫有心计,通常我这样的人,会被骂死。”唐静也笑了。

“我恰恰相反,我只会把你爱死,不会骂死。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,但我们不装好人,这不很好吗?”欧阳奇笑道。

“但我经常装好人,因为我想取得别人的信任。”

“但事实上你也没有真正害过一个人,你只是野心大,比较功利,我还是认为这没有错。”欧阳奇说。

唐静笑了起来,“你竟然一直在夸我,真是有趣。”

“情人眼里出西施,你现在做什么,我都认为是对的。”欧阳奇也笑。

唐静觉得心情大好,感觉自己终于是赌对了一次。

“说正事,我今天在机场看到南辰了。我听说他去了剧组,突然抱着宁染走了,到底是什么原因,我不清楚。

因为他去的那天,我正好被安排去另外一个分组拍外景,所以没在那边,但我打听过了,一定是有事发生。”唐静说。

欧阳奇点头,“然后呢,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认为有人要害宁染,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你姐姐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你知道宁染对南辰有多重要,如果你姐姐把宁染害死了,那南辰会怎样?”唐静问欧阳奇。

“南辰一定会动用所有的资源对阳光集团和欧阳家复仇,本来欧阳家就害过南辰一次了,如果再有这样的事,那南辰一定不会手软,一定会将欧阳家逼入万劫不复之境。”欧阳奇面有忧色。

唐静摇了摇杯子,“所以你得阻止你姐姐再有害宁染的行动,如果真把宁染害死了,欧阳家和阳光集团就得跟着陪葬,南辰要是疯起来,那有多恐怖你也清楚。”

“对,我也一向不赞同欧阳家的人去害宁染,我也是因为这件事而被我姐赶走了,她觉得她没成功,就是因为我透露了信息给南家。”

唐静盯着欧阳奇,“那你真的帮过宁染吗?”

这个问题问得突然,欧阳奇愣了一下。

“有。”欧阳奇还是选择了如实回答。

唐静点头,“很高兴你能说真话。”

“但这一次我姐做了什么,我真的不知道,所以我也没有向谁透露过消息。”

“做一些事吧,让南辰教训一下你姐姐,让她的极端做法被阳光集团的高层们所质疑,让她的地位受到威胁,这样她才知道家人的重要性。”唐静说出了她最终想说的话。

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激怒南辰,让南家教训欧阳俪,让她知道厉害,不要那么嚣张,不要再想着害死宁染,要让她知道如果害死了宁染,恐怕她自己也活不成。

不仅是她自己活不成,还会连累到欧阳家的人。”

欧阳奇想了想,“可是这要怎么做?”

唐静示意欧阳奇靠近,对着他的耳光说了一番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