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有,我想见见九小姐。”夏水不愿意夏奕霆待一起,一时间她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夏奕霆,可是夏奕霆在这里,她也只能找这样一个借口。

夏奕霆迟疑之后轻轻点头,“好。”他起身带着疑惑离开了,林达若就在院子里,夏奕霆出来便对林达若说,夏水要见她,林达若就起身进了屋。

来到床边见夏水睁着眼睛,“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没有,陪陪我吧。”夏水淡淡道。

林达若到底是个女人,一下就敏感的捕捉到夏水心情似乎特别差,“怎么了?是因为夏少主与八姐姐成亲的事情?这个可就误会夏少主了,毒医说了,若是夏少主愿意娶八姐姐,他才会救,为了救夏少主才会愿意与八姐姐成亲的,而且……当时不见了,消息传到夏少主耳边后,夏少主便立刻扔下八姐姐去找了。”

“这件事情不能怨他,他是太爱,所以才会同意那样的要求。”

“恩。”夏水现在想到夏奕霆对自己的那些好,才会各种难受,整个人都不怎么对劲儿了,心中甚至堵的慌。

林达若发现夏水还是有些不对劲儿,想了想小声道:“别想太多了,一辈子这么短,若是他以前做错了什么,我们也可以考虑要不要原谅他,毕竟他现在对还是挺好的。”

“恩。”夏水轻轻应了一声,其他的一言不发,有些事情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消化。

林达若见夏水不愿意说话,便猜到了一些,自己留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陪着她,多一句话也不说,至于外面夏奕霆没有人理会。

林达丽晕过去了,毒医正在药房里忙着研究那些血,夏水一直在床上安安静静的,仿佛没了生息一般,林达若在一边陪着。

没人说吃饭的事情,仿佛也没人饿一样,深更半夜,夏水仿佛睡过去一般,林达若见她没反应,自己悄悄退出去打算去方便一下,出来就看到夏奕霆站在门口,让毫无防备的她吓了一跳。

爱哭的俏丽美人

“没去睡呀?”林达若问完之后,一拍自己脑袋,感觉自己问了一句废话,这里地方就那么大,夏奕霆仿佛也没有地方可以去睡。

夏奕霆没回答林达若的话,反而着急的问,“她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,但似乎不太愿意说话,是不是招惹到她了?”

夏奕霆有些愣,林达若道:“与八姐姐成亲的事情,我已经跟她解释了,但似乎还是很生气,要不进去哄一哄她?”

“恩。”夏奕霆轻轻点头进去了,林达若突然站在小院里,林子里黑漆漆一片,仿佛没个地方可以去,她瞬间就愣住了。

原本想去找毒医问问还有没有地方可以睡,但考虑到自己平常对一件事情感兴趣时的样子,有点不忍心去打扰,于是她去方便完后,去每个房间里转了一圈。

林达丽现在躺的那个似乎就是林达丽之前住的,房间里面还有铜镜,梳子等东西,倒是另一个房间里,干干净净,一看就毒医的住处。

在两个房间微纠结后,她在林达丽的房间里找到了备用的被子什么的,自己在林达丽房间里打了地铺。

第二天,林达若还没有醒来,就感觉身上一痛,睁眼便看到林达丽手上拿着刀,正眼神阴狠的看着她,嘴角还带着笑。

林达若本能的直接推开林达丽,一下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后退好几步才发现,自己脖子都被划伤了,血不停的往下流。

“八姐姐这是疯了吗?”她也生气了。

林达丽恶狠狠的看着林达若,“杀了就没那么多事情了,都怪,夏奕霆才在跟我成亲的时候离开,让我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“夏少主不喜欢八姐姐,八姐姐又何必强人所难呢。”林达若直接沉声道:“且不说们现在没成亲,就是们成亲了,夏少主心中没有八姐姐,八姐姐以为自己的日子就会好过?别开玩笑了。”

“闭嘴都是因为,夏水会死,我将会是夏奕霆最爱的女人,这世间只有他才能配得上我。”林达丽的状态有些癫狂。

林达若不出声了,对于一个执念成魔的人,说什么都是浪费。

这是毒医一脸着急的推开门进来,看到林达若脖子上的伤,他慌忙上前,伸手就要去给林达若伤口上药。

林达若以为毒医是为了帮林达丽来的,身子连连后退,嘴里喊道:“别过来。”

“脖子流血了,我给处理一下伤口。”毒医慌忙说着,整个人站在原地有些着急。

林达若可不相信,自己只是一个外人,女儿伤了她,当爹的怎么可能那么好心,“别过来,我不需要的关心。”

毒医:“……”

林达丽也不满了,“爹,都是她,都是她害我成这样了,竟然一点不担心我,还要给这个贱人包伤口。”

“达丽。”毒医沉声叫道,刚才他发现了一件事情,或许……很多年前的事情,有他不知道的。

林达丽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听,“我不听,爹,您若是真的疼我,就帮我,让夏水去死,让林达若去死,她们都死了,奕霆就愿意娶我了,他就愿意娶我了。”

“夏奕霆不喜欢,达丽不要勉强了,勉强得到的也不会幸福。”毒医语重心长的道。

林达丽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毒医,“爹,这就是您说的话?我还是不是您的女儿?您竟然帮着这个贱人说话。”

“我都说的都是实事,还有……当初我们认亲的时候没有滴血认亲,现在我想滴血验一下。”毒医说这话时非常冷静。

林达丽更加崩溃,“什么意思?现在为了帮林达若这个贱人,都不想认我了?”她的情绪非常激动,“好好好,既然不愿意认我,也不用滴血认亲,咱两之间再也没有关系便好,何必滴血认亲那么麻烦。”

“达丽这样做,对对我都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