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瑟瑟和母亲笑着走进病房,正好看见方煜琛扶着老爷子坐到轮椅上。

“表哥,是要推外公去楼下走走吗?”江瑟瑟一边上前帮忙,一边疑惑的问道。

“我在酒店订了位置,我们一家人今晚一起吃顿饭。”

江瑟瑟看着老爷子,不放心的问:“外公现在的状况,医生同意外出么?”

方煜琛转头看她,轻笑出声,“放心吧,医生同意了。我也安排好了随行的医疗团队,到时候要是有突发状况,随时能应对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江瑟瑟松了口气。

她弯下身,帮老爷子整了整衣领,“外公,今天心情是不是很好?”

老爷子乐呵呵的笑着:“有你们在身边,外公的心情能不好吗?”

江瑟瑟牵住他的手,脸上的笑容更甚。

这天晚上,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顿饭,便一起回了方家老宅,早早休息准备迎接后天的寿宴。

……

寿宴的前一天,尚盈带着靳母、江瑟瑟还有梁馨薇去了美容会所。

爽朗可爱穿拖鞋少女户外写真

尚盈是这家会所的,一进门就被工作人员热情的带着上了二楼。

在二楼楼梯口,和要下楼的叶筱懿的母亲迎面碰上。

叶母的目光扫过尚盈身后的人,在梁馨薇身上多停留了几秒,才回到尚盈脸上。

“好久不见啊,阿盈。”

尚盈笑着接话,“是啊,好久不见。”

“老爷子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叶母询问道。

“还不错。”尚盈话锋一转,问:“筱懿没陪你?”

“明天不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吗?她正忙着给老爷子挑礼物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尚盈笑笑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再说什么。

气氛一度有些尴尬。

“那我先走了。”叶母冲尚盈点了下头,然后从她们身边下楼。

尚盈站在原地,转头看了一眼她离开的方向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江瑟瑟注意到她不对劲,担心的问道:“小舅妈,您怎么了吗?”

尚盈微微一笑,“没事。”

她和叶母是多年的好友,因为之前联姻的事,两人的关系弄得有些僵。

适才她们虽然没有互不理睬,但她能明显感觉到,这段关系已经疏远了。

江瑟瑟挽住尚盈的胳膊,笑着安慰道:“小舅妈,别想那么多。我们是来做美容放松的,开心点。”

尚盈笑了,“好,我知道的。”

做美容的时候,靳母和江瑟瑟在一个房间。

靳母问起了刚才的事,“那是叶家的人?”

“是啊。是叶晓懿的母亲。之前方叶两家不是要联姻吗?后来取消了,叶家很生气,两家就很少来往了。”

“那肯定生气。”靳母抬手摸了摸脸上的面膜,继续道:“不过,薇薇是个好姑娘,最重要的是你表哥自己喜欢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江瑟瑟侧头看了她一眼,随后两人都安静了下来,没再说什么。

做完美容,尚盈又带着她们去挑礼服。

这一折腾,直到天快黑了,一行人才回到家。

“好累啊。”江瑟瑟直接瘫在沙发上。

“你们不是去做美容放松心情吗,怎么看上去比出门的时候更累了?”方雪曼上前,帮她整了整有点凌乱的头发。

“我们还去挑礼服了。”

提到这事,江瑟瑟立马坐直身子,把刚放在一旁的袋子拿过来,“妈,我给你挑了件旗袍,特别好看。”

说着,她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盒子,打开,里面是一条底色暗红的旗袍。

尚盈走过来,说:“这条旗袍真的很好看,袖口领口镶有金边,而且上面绣着的花一点都不俗气,穿在身上整个人的气质都会不一样。”

听了尚盈的称赞,方雪曼笑了出来,“旗袍确实是好看,但没你说的这么夸张。”

“你穿上看看就知道我有没有夸张。”尚盈一手拿着旗袍,一手拉着她上楼。

见状,梁馨薇感叹了句:“妈和姑姑的感情真好。”

江瑟瑟听见了,转头看她,赞同道: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亲姐妹。”

梁馨薇忙不迭的点头,“我也有这种感觉。”

“我们的感情也不错。”江瑟瑟笑着说了句。

梁馨薇不禁失笑,“是不错,希望到妈她们那个年龄,我们的感情还能这么好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。

约摸过了十几分钟,方雪曼换好旗袍下楼。

原本坐在沙发上的江瑟瑟和梁馨薇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,两个人的目光都看向方雪曼。

“妈,真的很好看!”待她走近,江瑟瑟夸赞道。

虽然方雪曼已经年近五十了,但身材依然纤细苗条,这款旗袍将她的曲线尽数勾勒出来,气质也当真不一样了。

“我穿这个颜色会不会太艳了?”方雪曼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旗袍。

“艳?”江瑟瑟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妈,这个颜色已经很低调了。而且,明天是外公八十大寿,你肯定要穿得喜气点吧。”

方雪曼点点头,“也是,你说得对。”

接着,她笑着对江瑟瑟道:“你的眼光不错,妈妈很喜欢这件旗袍。”

“我是你的女儿,眼光当然不错。”江瑟瑟笑着挽住她的手臂。

一旁的尚盈不禁感慨道:“还是女儿贴心啊。想要煜琛帮我挑件衣服,那想都别想。”

江瑟瑟指了指梁馨薇,“这不是有薇薇吗?以后您可以让薇薇帮你挑。”

尚盈一听,恍然大悟道:“对啊,我怎么忘了呢?微微嫁进了咱们方家,自然也就是我的女儿了。”

闻言,梁馨薇心中一暖,轻声道:“妈,以后我陪你挑衣服。”

尚盈拍了拍她的手,“好。”

几个人又聊了会儿,江瑟瑟才上楼找靳封臣。

靳封臣陪着孩子在游戏房玩,她一进去,就看到甜甜和小宝趴在地毯上,聚精会神的拼着拼图。

而靳封臣坐在一旁,静静看着他们。

这一幕落入江瑟瑟的眼里,心头一片柔软。

她快步走了过去,“你们在玩什么呀?”

听到声音,靳封臣转过头,嘴角缓缓扬起一丝笑意。

小宝甜甜仰起头,看到是她,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唤道:“妈咪。”

江瑟瑟蹲下身,伸手揉了揉他们两个的小脑袋,看了看拼到一半的拼图,惊喜地表扬道:“这么厉害啊,都拼这么多了。”

甜甜骄傲的扬起下巴,“当然。”

江瑟瑟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,“瞧把你开心的。”

“妈咪,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拼?”甜甜问。

“嗯……”江瑟瑟认真思考了起来,看了眼一旁的靳封臣,眼里闪过一丝黠光,“只要你爹地愿意,我就可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