犹如大军压境,林宝身后站出黑压压的一片人,把张文栋彻底包在了其中。

这时候,他在强撑也没用了,林宝半蹲下,对着他的脸抽着耳光,“想狗仗人势,也看看自己能不能咬的动,看你那德行。”

“你敢打我?”

“我现在打你七个耳光了,你还手啊?”

“尼玛的!”

啪,又是一下,把张文栋彻底打的说不出话了。

林宝揪起他的衣领,“杜山海敢来吗?我告诉你吧,他现在一动都不敢动,他来动我,就会被狮王和许临风从背后咬死,势力最大?最大的就要最先倒霉。”

一切都有条不紊的推进着,跟狮王和许临风都达成了默契的停战协议,那接下来,所有人都会把目标对准最大的杜山海,他不倒下,其他人怎么争,都只是狗咬狗,没机会笑到最后,不如合众人之力,先干掉最大的,所有人才有机会。

“和你说老痞子说这些,你屁都不懂。”林宝一脚踩在张文栋脸上,“今晚的损失,要给我赔钱。”

夜晚,酒吧门口的混乱,被转瞬间平息。

仿佛是一出早就准备好的舞台剧,有人被当枪使做了炮灰,有人以此大显威风。

整条街上最后一个刺头,被林宝强势的拔掉。

纯白的美丽回忆

玫瑰酒吧的小经理,还没正式认识林宝,但这一幕,他已经记住了林老大。

“林……林老大。”

“还是叫我老板吧。”

“老板,进屋里坐坐。”

“不用麻烦了,你好好收拾一下,今天可能没法营业了,损失多少钱算一下,待会去张文栋那边要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有人撑腰,经理的胆子也大了。

混乱过后,林宝回到了车里,目睹过程的老黄笑道:“学的有模有样的。”

“都是你教的好,我照猫画虎了。”林宝挑眉嘲讽道:“你当年要是不退出来,现在也是黄老大了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,说不定现在你只能清明节给我上坟了。”

林宝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,“我现在就成了老大了?”

“那可不,你看这一大帮的兄弟,不都是你养着的,虽然你不搞江湖义气那一套笼络人,但你更实在啊,你给钱。”

老黄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时代变了,以前还说道说道江湖义气,让好多人盲目的跟着老大混,现在人都聪明了,至少都知道钱的重要性了,你这套用的刚刚好,没毛病。”

只不过林宝光给钱不行,他还是要树立威信,于是就有了今晚的大张旗鼓,打了张文栋这个出头鸟。

所有人都看到了林老大的身手,传言和狮王五五开的人,果然名不虚传,张文栋的手下,在这条街上还是有点名的,结果在林宝面前就值一下。

这帮手下把他看做了狮王一样的老大,能文能武,年轻人还是更崇拜暴力,所以袁家双雄中,杜山海的名气不如狮王大,崇拜敬佩狮王的人很多。

这一夜,在老黄的指点下,林宝一方大涨士气,算是彻底稳住了孙老三的旧势力,无论于情于理,林老大都是值得跟随的,又给钱又给保护,不作他想了。

原本那些老大的玩法是,所有产业都归我,然后分钱给手下们,林宝大出血,产业归你们做,抽成交给就行。

他打破了这一行的规矩,但又形成了另一种集权,因为那些人没有“兵”了,被削弱成了做生意的小老板,唯林宝马首是瞻。

第二天,玫瑰酒吧的事就在袁家内部传开了。

收拾了一个小刺头,不是什么大事,但林宝才刚刚吃下孙老三势力不久,就立刻整合出了力量,效率惊人,超出了很多人的预计。

杜山海的智慧,自然知道林宝一定是花了不少钱,来收买稳固,可他只有一间酒吧,哪来的财力。

他吩咐手下,林宝这个人,详细的查一查。

没想到,半天之后,手下就回来复命了。

林宝的身份的确隐藏的好,名字普通,来历普通,但他并没有刻意隐藏蛛丝马迹,如今的时代,人哪那么容易藏住秘密呢。

杜山海很惊讶:“许家的女婿?”

“对,和那个许霏霏结婚一年多了,不过……年后的时候,两夫妻似乎大吵了一架,林宝离家出走了,再回来之后,夫妻俩好像分居了,关系很冷淡,许家人本来就看不上上门女婿,也没人在意他现在是干嘛的。”

“分居?”

“嗯,几乎不怎么联系。”

“套了许家的钱,出来开酒吧……”这是杜山海得出的结论。

一个狡猾的上门女婿,扮猪吃老虎,套走了豪门千金的一些钱,然后以此起家开酒吧,要自立门户。

按世俗的评价来说,这是白眼狼行为。所以两夫妻现在闹僵了。

老辣的杜山海隐隐觉得,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,起码林宝不仅是许家上门女婿这么简单的背景,应该还有其他的。

“再详细查查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他叫住手下,“白虎的伤怎么样了。”

“没伤到脊椎,现在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七月中旬,热度一天高过一天。

林宝突然扩大之后,慢慢的一切走向正轨,酒吧的办公室,开始络绎不绝的有大小老板拜访,有来谈酒生意的,有来谈灯具的,也有人来联络杯子盘子。

只要需要消耗的,都会有人来卖。

因为整条街,已经改姓林了,他就是幕后最大的老板。

嗯,钱包最空的老板……

以至于林宝至今都没有自己的车,没事就蹭启东的车。

一直忙碌到傍晚,林宝才缓缓舒活筋骨,靠在沙发上,这时候又有人敲门了,少了何婷婷不在,的确不顺手,现在真的需要秘书了。

来访的人,让林宝很意外。

一身端庄典雅的长裙,把成熟的身材曲线,勾勒的低调内敛,却不失女人味,更与众不同的是,她举手投足间,都是一股淡雅的古典气质,长发盘起,标志的瓜子脸,柳眉杏眼如画中美女。

见惯了夜场的辣妹和风尘气,扑面而来的淡雅,让林宝为之一振。

“嫂子?”

“生意做的这么快,已经是林老板了。”

林宝很意外,夏舒秋竟然知道了,起码许霏霏那边是配合他守口如瓶的,问就是夫妻分居,闹僵了。

“安琪告诉你的?”

“不可以吗?”夏舒秋娉娉婷婷,身姿端庄,林宝立刻请她坐下来。

但林宝那一句脱口而出的安琪,已经让心思缜密的她,察觉出点味道来。

一般的关系,谢安琪是不准别人这么叫她的。

“我还奇怪呢,安琪最近怎么忙起生意了,有事业心,家里人当然高兴,我稍微打听了一下,才知道她最近和你来往很多。”夏舒秋看着偌大的办公室,虽然简单不够奢华,但不能掩饰林宝如今的变化。

“哦,就是帮忙进了点酒,嫂子你还挺关心她。”

“我是谢家的贤内助,能不关心吗。”夏舒秋眼波流转,微微眯起眼睛,“林宝,做生意是好事,可别带坏了安琪,安河如今的任务很重,是要把谢家变成传承下去的大家族。”

话里敲了警钟。

明明是温柔的语气,林宝却听的冰凉。

他尴尬的笑了,“不敢不敢,嫂子,谢家现在和霏霏是联盟,我哪敢随意破坏,要是你觉得这酒水生意不好,我现在就断了,免得给你们添麻烦。”

“这话说的还算有分寸。”夏舒秋话锋一转,笑了笑:“我问过安琪了,她找了中间人做,还算聪明。”

同意了?

谁会和钱过不去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