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刚入伪皇?”

   白夜撇了眼小女孩,淡淡一笑道:“你不是我对手,还是赶紧去准备决斗吧。。”

   “你是不是看不起我?”小女孩有些生气了,指着白夜的鼻尖怒道。

   那模样,就像只生气的小猫咪。

   白夜可不在乎,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是的,我的确看不起你。”

   论可爱,她可比不上白小柔。而且,她跟白夜也没关系。

   小女孩一听,气的肺部差点炸了。

   “你...你...居然敢瞧不起我?可恶!!我要好好教训你!”

   说吧,那白皙无骨的小手直接拔出腰间不成比例的剑来,朝白夜刺了过来。

   但白夜纹丝不动,继续闭目养神。

   剑刺过来...

   叮铃!

   气质美女洁白短裙白嫩肌肤花丛唯美写真图片

   一记古怪的声音飘起。

   小女孩愣了下,举眸看去,才发现自己的利剑刺在白夜的胸口,就好像扎在了钢铁上头一样,根本入不得半寸。

   “我不还手,你自便吧。”

   白夜淡道,继续温养天魂。

   小女孩气的胸脯一阵起伏,腮帮子滚圆,她轻呵一声,再度举剑斩去。

   铛!

   又不能入分毫。

   “可恶!”

   铛!

   “我不信你的心脏也这么硬。”

   铛!

   “你的太阳穴!”

   铛!

   “你...你到底是什么做的?”

   铛!

   “混账...”

   一连窜的剑招过去后,女孩终于停下来了,她捂着微微隆起的小胸脯急剧喘息着,小嘴儿紧紧咬着,白皙的脸蛋上挂满了汗水,几乎快要坐在地上了。

   再看白夜,莫说身上有伤痕了,连衣服都没破半分。

   小女孩彻底放弃了,她相信再这样继续下去,她可能会是风云国建国以来第一个被对手活活累死的人。

   “怎么停下了?不继续了?”白夜睁开眼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   “不打了!”小女孩把剑收入剑鞘里,哼的一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翘起不长的小腿,嘟着嘴道:“你这个人,就像厕所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!鬼在跟你打。”

   “我肉身的确很强,但你这剑术...也太烂了,其实有很多地方若是能稍微注意下,你的剑法必然能够提升一个档次。”白夜随口笑道。

   女孩一听,立刻来了精神,忙说道:“你也懂剑法?”

   我也懂剑法?我腰间挂着两把剑,什么叫我也懂剑法?

   白夜无语了,自傲道:“实不相瞒,我可是剑道高手。”

   “吹牛!我才不信呢!”

   “不信?我可是杀过大帝的人!”

   “就你?一个伪皇?还杀大帝?别吹了,就算是弑帝榜上的人,要斩大帝,也得依仗帝气,伪皇根本没有帝气,怎么可能杀的了大帝?”小女孩一脸嫌弃的说道。

   “弑帝榜?”

   白夜眉头微动,假装散漫的说道:“这个我听过,不过我对弑帝榜不是很了解,怎么?丫头片子,你知道弑帝榜是什么东西?”

   “不是吧?你连弑帝榜都不知道是什么?”小女孩一副看怪物的眼神望着白夜,继而得意一笑:“果然是个土包子,也罢,就让本小姐为你好好介绍介绍吧!”

   说罢,一脸说教的神情,得意道:“弑帝榜是由神武判官公布的一个榜单,是我们神武大陆最具权威的榜单,能够登上这个榜单的人都是斩杀过大帝的人,一共一百人,无论是用什么手段,只要有过斩杀大帝的战绩,就会被神武判官记录于榜上,榜单的排名是由判官来定的,像我们风云国,就有一人进入弑帝榜,那就是我们大师兄郎慕白!!”

   “那杀神榜呢?”

   “杀神榜?”小女孩眼眸里划过一丝惧色,声音也不像之前那般自信:“杀神榜是由神物判官记录在案的神武大陆最强十人的榜单,这个榜单只针对年轻一辈,稍上年纪或成名大帝不会计入其中,可这个榜单上的人,哪怕是那些巨头也忌惮无比,据说这十人,拥有毁天灭地移山填海的手段,光是一人,便可灭我风云国,是真正的神!”

   “哦...”

   白夜默然。

   这个大陆的争斗,怕是比九魂大陆要残酷的多。

   而且...弑帝榜居然有一百个名额,那就是说这一百人都杀过大帝了?

   这片大陆有这么多大帝让他们杀?未免太恐怖了吧?

   “喂...那个,你刚才说我剑法有地方需要注意的,是哪些地方啊?”这时,小女孩突然凑了过来,脸颊有些红红的问道。

   “怎么?你要我教你剑法啊?”白夜好笑的问。

   “什么教?只是指点!指点!”小女孩一脸严肃道:“到时候神武对决,我也是要上的,虽然我知道我肯定会输,可如果能多淘汰一人,师兄师姐们的压力就会轻松一些,所以...你快点告诉我,我的剑法哪里不好了!”

   这丫头虽然有几分任性,但心肠不坏。

 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“我?我叫玉小香!”

   “玉小香?还不错的名字。”

   白夜笑了笑,说道:“那你再舞一套剑法让我看看,我帮你把把关。”

   “好!”

   小女孩点了点头,拔剑而起,在屋子里舞了起来。

   .....

   .....

   三天的时间过的很快,白夜利用这三天时间,也对这片所谓的神武大陆有了初步的理解。

   第三日的一大早,李小红便到了庭院,迎接白夜。

   她依然是满身甲胄的样子,不光如此,头上甚至带着头盔。

   白夜才想起哪怕是玉小香也是满身甲胄,副武装,就连宫廷里的下人奴仆,都身着轻甲,好像整个国家的人都是一副随时大战的样子。

   “白夜,时间已经到了,咱们走吧。”李小红走进来道。

   “嗯!”

   门外备好了马,这里的马浑身遍布肌肉,体态壮硕骨骼奇大,爆发力十足,已能比肩雄绝大陆大部分马匹了。

   白夜翻身上马,袍子摆动。

   旁边的李小红见状,露出疑惑之状:“白夜,你不穿防具吗?”

   “防具?”白夜愣了,继而一笑:“我身上这件衣服就是防具。”

   “看样子你是对我们这些盔甲都不了解了。”李小红摇摇头,说道:“莫看我们这里的人都身披甲胄,这些甲胄防御力极度惊人,而且轻如鸿毛,可比你身上那件装饰性的服饰要强多了,你应该早些跟我讲你没有盔甲,这样我也好命人为你打造,现在仓促之间,怕是寻不到合适你的盔甲了。”

   “无碍,走吧。”

   白夜说道。

   李小红也不说什么,行至前头领路。

   这支队伍很长,领队的不是别人,正是国师天松。

   他坐在一辆奢华的辇车里,郎慕白、李小红等人陪伴在旁。

   前段时间,天松在国都内遭到杀手暗杀,虽然杀死了杀手,但他自己也负了重伤,在这种节骨眼里,这位被誉为风云国第一高手的国师负伤,其影响可想而知。

   白夜一眼扫了过去,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是忧虑之色,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   不过这支队伍里伪皇的数量多的可怕!而且大部分年轻人的实力都在天君与伪皇之间。

   要知道在雄绝大陆,巅峰伪皇最差也能混个准御龙。

   但在这里,却只是一个小国的魂者,没有多少殊荣...

   这神武大陆与九魂大陆顿时高下立判...

   “呐...白夜,你说这次我们会不会赢啊?”

   旁边传来一记疲惫与不安的声音。

   白夜侧首看了眼来人,是玉小香,她骑着一匹还算匀称的白马,莫看她性格任性,但此刻也有几分忐忑。

   “我哪知道?输赢其实跟我没有很大的关系,我又不是这个国家的人,输了我赶紧撤就是了,大不了不要你们国君的赏赐。”白夜笑道。

   玉小香一听,小脸一寒,冷冷道:“白夜,我可得警告你,待会儿你一定要力以赴,如果让我们知道你故意放水,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 “小丫头,你这是威胁我吗?”白夜眯起了眼。

   “是警告!”玉小香哼道。

   白夜摇了摇头,懒得跟一个丫头片子一般见识。

   很快,队伍开到了国都外。

   此刻的这儿,已是人山人海,数以万计的魂者围着一个巨大的台子。场面熙熙攘攘,沸腾不止。

   除了风云国的人外,还有不少他国魂者前来观战,而缥缈国的队伍在擂台的另一侧。

   这一次缥缈国来的可不是别人,而是赫赫有名的护国大将军肖长海。

   “肖长海的胆子可真肥,缥缈国跟风云国的关系都到这种地步了,他居然还敢亲自来这神武决斗现场!他不怕风云国对他下手吗?”

   “怕甚?如果风云国的人对他下手,那缥缈国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攻打风云国了,现在缥缈国之所以大军压境却不敢乱来,正是名不正言不顺,风云国这样干,那是找死,更何况有裁决者大人在这,就算借风云国人一百个胆,也不敢乱来!”

   “那倒也是,这可是神武决斗,有裁决者大人主持,谁敢乱来。”

   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次风云国是凶多吉少了,听说风云国这次派出了两名弑帝榜上的人。”

   旁边人群里突然爆出这一个声音。

   此音一出,举座皆惊。

   “两名弑帝者??”

   “风云国举国上下,也不过郎慕白擦上了点弑帝榜的边啊,他们拿什么跟缥缈国打?”一人呐道,倏然想到什么,急忙问道:“这次神武对决,两国选择的决斗方式是什么??”

   “车轮战。”

   沸腾的人群里飘出三个字眼来。

   很快,沸腾的人群静了下来。

   “居然是...车轮战...”

   “风云国...输定了...”

   。